some things never change

跟我大學同居 2 年的室友一畢業就搬回了北京
中間有輾轉聽說她在學校交的白人男友追著她到中國
3 年後結婚了
從那時到現在幾乎沒再有她的消息

幾星期前
突然接到她傳來的簡訊
興奮說她和先生孩子搬回美國了
要約我出來吃飯
我其實心裡很猶豫
有股說不出的抗拒感
覺得, 我們失聯 11 年
妳突然冒出來追著我說要見面
有種被打擾的感覺

其實失聯我一點都沒怪罪她
畢竟我也並沒有積極跟她保持聯繫
心裡嘀咕的原由純粹是典型外向人 (extrovert) 跟內向人 (introvert) 的認知差異而已
所以我當然也赴了約

晚餐過程中聽她娓娓道來過去十年在北京發生在她自己和家人間許多不幸的事
真的很多, 很慘
我自認是個經歷蠻多莫名其妙慘事的人
所以如果有什麼事能讓我覺得 that’s some crazy shit
那真的是很 crazy 的 shit

我的室友, 在這就叫她大哩好了
(因為她很高, 叫小哩聽起來很不對勁)
我當年很喜歡大哩, 跟她很投緣的最主要原因
就是她的樂觀, 跟天禢了有高個兒去頂的態度 (除非她站我旁邊, 嘿嘿)
而讓我很慶幸的是, 就算在經歷過那麼多事後
她的個性一點也沒變
還是一樣樂觀, 一樣天不怕地不怕, 一樣埋頭往前衝
那天她說了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 她說,
沒有人會永遠都好, 也沒有人會永遠都壞
事情很順利的時候, 很有可能會一下什麼都沒了
你覺得很慘的時候, 也不會一直這麼慘下去
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
(收起念珠)
這個道理人人都懂
但絕對不是每個人都能這麼有說服力的說出這番話

跟她談話中我注意到另一件事
小時候的她 (現在回想大學真的是像小時候吧)
從小到大衣食無憂, 家庭美滿
自己人緣好, 功課好, 長得又高又漂亮
著實是個小公主
她心地善良, 人很有趣, 喝酒阿莎力 (a woman after my own heart…), 我們在一起玩的很瘋
但似乎… 也就是這樣了
(夭壽ㄟ這樣還不夠嗎)

可是經歷過大風大浪, 十年後的大哩
雖然眉目間多了些滄桑, 還是年輕漂亮, 不像剛生了一對雙胞胎的媽
但談吐間能聽出遠過於十年的成熟
和對人生超齡的眼界

日子難過的時候的確很難過
但能在最後勝出生存下來的人
就能得到一些別人沒有的… street cred 跟 gravitas

至於用一帆風順的日子去換也沒人在在乎的 street cred 到底划不划算
就看個人怎麼衡量了唄

跟大哩吃完飯走出餐廳時
我看著她穿的小短褲說, 我都忘了你這一雙美腿
她指著膝蓋上的一個疤說, 這是 3 年前喝醉摔的
我大笑了起來用力摟了她一把

some things never change

我相信這次我們不會再失聯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