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大鍋!

學翻譯將近一年,不論口譯筆譯老師給我的評語都是,“中文要加强”。

從事語言方面工作的人,都要決定自己的 A 和 B (甚或 C) 語言是什麽。剛入學時,中文組主任告訴我,我的中英文都衹有 B 的程度。那時心裏想,中文是我的母語,當然是 A,我又在美國住了 20 年,多少也有個 A-/B+ 吧 (哪來的自信)。嘴上跟主任道了謝,滿心不服氣的回家。一年後,我衹能說,我的中文著實是糟透了,英文也差强人意。有一次跟一位口譯老師談到學習進度時,他笑笑的看著我,用一手的手背拍了拍另一手的手心說,凱利啊,咱們沒有一個 A 語言怎麽辦呐?當時一邊覺得老師很可愛,一邊在内心噴了幾滴淚。

但每每跟身邊家人朋友提這件事起時,大家的反應都是,怎麽可能?明明在臺灣長大,聽説讀寫都行,講話也是道地的臺灣腔,中文哪裏要加强?

一個簡單的原因是,平常用到中文,都衹是跟家人朋友聊聊芝麻小事、讀讀八卦。誰會沒事在一起喝茶討論程序性細胞死亡的重要性? 還是英國代表在達沃斯八國集團峰會提到了什麽? (好啦我承認我都沒有在看中文新聞,但誰有那個鬼時間啦!) 但其實冷門主題都還算是小事,畢竟那些太專業的用語一般人不熟悉是正常的。我真正缺乏的是一些看似平凡的中文小詞或轉折語,以致我英譯中時非常不靈活,總是感覺很…卡。可愛老師講過一句玩笑話,完全是我翻譯生涯的寫照:水壺煮餃子 — 倒不出來。聽都聽懂啦,但要嘛話擠不出來,要嘛就是硬擠出皮開肉綻的餃子,慘不忍睹。

另一個原因就比較複雜了,牽涉到口譯 “分神” 這件事。分神 (multitask, split attention) 這個具體概念改天再聊,長話短説就是當你 100% 專注做一件事時,(假設) 這件事你可以做到 100%。但當你需要一邊做這件事,同時又要分神做另一件事時,這兩件事你可能各自衹能做到 80% 和 60%。(例:一邊搖呼啦圈一邊 shotgun 啤酒) 而口譯的時候,我們要分神去理解原文,將原文在腦子裏轉換爲譯入語,再把合乎譯入語文法、用詞習慣的句子口齒清晰的説出來。如果是交替傳譯,一邊理解原文還要分神寫筆記,一邊轉換语言還要一邊解讀 (常常自己都看不懂的) 筆記。結論是,口譯員都是自虐狂。 因此,我平常聽不出有什麽問題的中文,一口譯起來,在多方分神的情况下,就會冒出莫名其妙的连篇鬼話。也難怪以要求嚴格出名的瑪莎老師常給我的評語就是,妳剛剛說的中文不是中文。(個人目前在考慮下一個刺青要不要把 “說人話” 刺在額頭上…)

總之,書到用時方恨少,蠟炬成灰淚始乾。

哈哈哈開玩笑的。國文也沒爛到那地步。(但是不是聽起來超順的!)

好啦,這個暑假要好好學習中文! chinese boot camp! rOar!!!

廣告

2 thoughts on “我要大鍋!

  1. K 說道:

    妳好! 我是在搜尋椰子甜點的相關資訊時發現了妳的部落格,從上篇的"內向"到此篇有關"翻譯"的文,覺得挺有感觸的,我本身也學習過翻譯,也曾經只要能點頭就不開口說yes…。喜歡妳的分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