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ict

突然发现学期刚开始时写了这一篇,存起来编辑结果忘了发。

初衷! 初衷啊啊!!!


– 1/30/15 –

今天尝试了这辈子第一次真正的同声传译。(上学期只有上交替传译的课,完全没接触到同传。) 其实也只是上课练习,老师给的非常非常非常简单的材料。但是坐在口译箱里,带着耳机,对着麦克风,战战兢兢却也货真价实的做了整整五分钟的同传。出箱子时也差不多下课了。走出教室,之前工作时,那种下班后还有余留的肾上腺素在全身血液中奔腾的… high 感又回来啦!

当初爱上口译有很多原因。最主要是因为每一次工作内容不会重复,永远不会无聊。其次是,特别是替南加大翻译时,能够遇见好多好杰出、好优秀、好 inspiring 的人。(其中最让我想要嫁给他的是 Sam Maloof 老先生。RIP.) 再说,会请到口译员的场合 (尤其同传),通常都是一些会议、讲座。所以接这些工作,就好像有人包机票住宿还付我钱请我去听课、学东西。超划算哒!

但喜欢口译另一个原因,就是发现自己好像很喜欢肾上腺素喷出来的感觉。嗯,应该说肾上腺素喷出来之后的感觉。最明显就是要在台上做交替传译的时候。其实我是个 stage fright (怯场) 超超超级严重的人,极度排斥在人群前发言,更痛恨上台。刚接南加大口译工作的前几年,每天上工前绝对拉肚子。为期一个月的活,我硬是可以拉肚子整整一个月 (而且只有周一到周五哈哈)。后几年好很多,不过每次头一个星期也都还是会肠胃不适。

奇怪的是,只要讲员一开口,我开始翻译… 手还是会抖,口还是会干,腿还是会软,心脏还是会疯狂跳到我担心麦克风会收到砰砰砰的音,但(听人家说)从表面反倒看不出我在紧张,其实是因为我已经紧张到进入灵魂出窍状态。那种情况下基本上脑子已经不是我在指挥了,我变成旁观者在边上听一串一串的字从自己的嘴巴噗噜噜噜的冒出来 (怎么有口吐白沫的图象出现)。it’s actually quite a trip. 我自己认为原因是在高压下,我的动物本能严重的感觉生存受到威胁哈哈,所谓的 fight-or-flight response (战逃反应?) 因而启动,肾上腺素跟着就爆发出来了。为了领薪水逃不了… 只得战呐! so my body starts running on adrenaline. 仔细想想,打个工打到启用生物自我保护机制,说穿了不就是孬种到了一个淋漓尽致…

不过肾上腺素在喷射的同时其实自己是感觉不到的,通常要等到收工、平静下来后,才会经由血液中残余的肾上腺素意识到身体刚刚经历的激烈生理反应。首先会感觉脑子不转了、反应变迟钝,但情绪还处在极度亢奋状态。心情会很激动,想在原地一直跳、想 fist pump、想统治中东、没食欲,严重的时候手还会抖。感觉… 就是在 high 吧。

曾经在那里读到过, adrenaline is the best drug.

真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